一品布衣

第一章 逃難婢妻

睜開眼睛,呆呆地想了許久,徐牧才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實。

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,他當場致死,從霓虹閃爍的大都市,穿越到一個封建社會的小牛棚裡。

上一世,作為資深的裝修設計師,好不容易為一排別墅區畫出樣板,眼看著甲方就要點頭了,鈔票就要到手了,卻不曾想因為加班晚歸,和一輛急行的貨車,撞了個滿堂紅。

真是人生無常。

沉默地嘆了口氣,徐牧忍著腦海的刺痛,才慢慢理清原主人的記憶。

徐牧,同名同姓,大紀王朝邊疆小城的一個棍夫,早些年父母俱亡,品行卑劣,市井無賴。

昨天多喝了兩杯黃酒,便敢上街去調戲一個商家小姐,結果被別人十幾個家丁活活打死,屍體拉回牛棚,只等官府仵作驗屍之後,便立即棄屍亂葬崗。

“嘿,張家又如何!殺人償命,不償命就賠錢!只需五兩銀子,五兩銀子!這事兒咱們揭過!”

“若是不給,就天天過來哭喪!哎喲我的牧哥兒,你死得好慘吶!”

幾個棍夫擠在牛棚不遠,正和一個老管家討價還價。老管家不勝其煩,呼喚著越來越多的家丁,持著棍棒走來。

“咳咳——”

牛棚裡難聞的氣味,終於讓徐牧忍受不住,開始小聲咳嗽。

“沒死?沒死呢!都趕緊滾出張府!”老管家回頭來看,表情冷漠至極。

一個棍夫死了,頂多是丟了幾兩銀子打發,愛死不死。

反正這種刁民,野貓野狗的命,早幾天晚幾天,遲早會橫屍街頭。

七八個棍夫立即囂張地開口回罵,有兩個還解了褲子,在張府門前滋了一泡尿,沒等家丁跑來,一句“風緊扯呼”,瞬間一鬨而散。

“牧哥兒,你沒事情的吧?”扶著徐牧的人,是一個人高馬大的漢子,說話的時候,嘴巴會微微抿著。

“沒事,哥兒能挺住。”徐牧壓低聲音,學著原主人的強調,盡力不讓自己露出馬腳。

根據原主人的記憶,這人是一起玩大的發小,叫司虎,名字很好聽,但實則是個頭腦簡單的莽夫。

當初原主人用了一把花生,便將他忽悠做了棍夫。

大紀的棍夫,簡單地說,便是流氓潑皮街溜子,今日去東家做打手,明日去西家幫收人命租,賺了銀子便鬧騰酒樓,夜宿清館。

銀子沒了,又窮得急了,有時候還會做些殺人放火的事情。

大紀王朝對於刀劍之器,管制極嚴,所以像原主人這樣的潑皮,大多隻能彆著一根短哨棍,嵌在腰下招搖過市,久而久之,又被稱為“棍夫”。

簡單一句話,大紀棍夫的名聲,是爛到了泥巴地裡。

隨行的七八個棍夫,嚷嚷著大難不死,偏要讓徐牧請酒,無奈之下,徐牧只好裝暈過去,才讓這些犢子罵罵咧咧地離開。

“牧哥兒,你的銀子。”待這些人走遠,司虎左看右看,才從懷裡摸出一把焐熱的碎銀。

“還有信兒。”

“哪來的?”徐牧怔了怔,記憶中,哪怕是吃了大戶,也分不到這麼多的銀子。

“殺婆子給的,你的苦籍賣出去了。我見了一回,是個北面的逃難女,湊了五兩銀子,殺婆子分走了三兩,牧哥兒分二兩。”

殺婆子,是這座邊關小城裡,最出名的二道皮條客,殺價殺得狠,才得了這個名頭。

至於苦籍,則複雜多了,可以理解為本地戶口,外來人若是想順利入城避難,則必須要有一個名分,苦籍便應運而生。

比方說那位逃難女嫁給徐牧,便有了婢妻的名分,即便被官差查到,也不會為難。

當然,這與愛情無關。

一個為了銀子,一個為了活下去。

將碎銀分了分,徐牧遞了一份給司虎。

“牧哥兒,這使不得。”司虎頓時懵逼,在以前,徐牧哪裡會分他銀子,寄放在他身上的,時間一長,一兩都能變成三兩,拼命地薅羊毛。

“拿著。”徐牧露出笑容,儘量然自己顯得親和一些,這種危險世道,有司虎這個大塊頭在身邊,安全感會暴增。

司虎有些矯情地收好銀子,放在貼身的褲襠小袋裡。

徐牧抽了抽嘴巴,忍住了勸說的打算。

“牧哥兒,還有信,那個逃難女給你的信兒。”

北面打仗,北狄人勢如破竹,攻破了大紀一關三郡,兵災所致,逃難的人只會越來越多。

望州北城門外,可堵著數不清的可憐人。

將手抽出褲襠,司虎甕聲甕氣地繼續開口,“牧哥兒不知道,那逃難女可憐得很,聽說是帶的兩個丫鬟自願賣身,才換得五兩銀子。”

“還有丫鬟?”

徐牧搖著頭,想想也是,北狄人破關破城,可不管什麼小姐丫鬟,男的作奴,女的逼娼。

將那張破舊信紙開啟,徐牧沉默地看了起來。

內容很簡單,攏共也就二十餘字。

徐郎。

救命之恩,奴家願做牛做馬,此生相報。

……

哪來的救命之恩,只是命運多舛,綁在了一起。

“牧哥兒,殺婆子還說了,這逃難女啊,想問她借兩文銅板買桐籽油。”

“沒借?”

“沒借,殺婆子還打她了,罵她賤人。”

將信紙收好,徐牧有些不是滋味。

從大紀律法來說,那名素未謀面的逃難女,已經是他名義的妻子,合乎情理。

再者,他也不忍心學著其他棍夫一樣,褻玩幾天,然後賣到清館做妓。

如今的天時,剛好是春分,冷冬殘留的霜寒,還隱隱縈繞在這座邊關小城裡。

徐牧已經能預見,他那個久不回家的破院,屋頭無柴,罐裡無油,名義上的那位婢妻,只能抱著一張兩年沒洗的破褥,縮在床角落裡瑟瑟發抖。

人氣小說推薦More+

封地一秒漲一兵,太后你該如何是好?
封地一秒漲一兵,太后你該如何是好?
嬴玄澤穿越為大瀛王朝時期的大將軍之子,然年輕的太后卸磨殺驢,剝奪了父親兵權,而他以及全家都被貶至窮困潦倒的西涼,美名其曰:授鎮西侯,封地西涼。 入西涼前,嬴玄澤覺醒系統,每過一秒增加1積分,積分可兌換人口、糧草、軍備、兵種、將軍、謀士等。 有了積分後,嬴玄澤逐一擁有張飛、關羽、霍去病、韓信等一眾歷史名將,張良、諸葛亮、郭嘉等一眾歷史有名的謀士......當嬴玄澤在西涼擁兵百萬,率領著魏武卒、虎豹
不會彈琴的南琴
首輔的屠戶悍妻
首輔的屠戶悍妻
【預收《被將軍巧取豪奪後》求收藏~】 姜椿寫了個美強慘角色一炮而紅,好不容易就要發家致富,卻不想意外來臨一命嗚呼。 好訊息是她重生了。 壞訊息是她穿進了自己寫的小說裡,成為美強慘男配宋時桉的原配妻子,一個貌美如花力拔山兮的殺豬女,最後因為紅杏出牆被浸豬籠死翹翹。 姜椿:“……”要不要這麼玩我?! 好在對自己寫的劇情滾瓜爛熟,再多出一個簽到金手指,嗯,有救!還有救! * 宋時桉一覺醒來,發現自己竟
風過水無痕
我,最強毒士,女帝直呼活閻王
我,最強毒士,女帝直呼活閻王
高陽穿越大乾,恰逢女帝登基,廣聚天下人才,於是以一介毒士,毛遂自薦! \n女帝:“當你親手滅了仇家全家,看著滿地屍體,卻突然發現屋裡還有一個孩子,你該如何是好?”\n高陽:“臣會說記住我的臉,下次見面,我就不手下留情了,接著轉身離開,再猛然回頭,大笑一聲,哈哈,小子我們又見面了!”\n女帝:“……”\n女帝:“眼下兩軍交戰,我軍卻爆發瘟疫,人心渙散,有何良計?”\n高陽:“我有一計,可用軍中投石
星星子
割鹿記
割鹿記
胡姬貌如花,當壚笑春風,誰人不想去長安。
無罪
諜戰:特高課都沒了,你說他忠誠
諜戰:特高課都沒了,你說他忠誠
1940年。\n東野溟穿越成一名日本駐上海司令部特高課行動組組長。 \n東野溟以為自己穿越到1940年就能夠槍斃小鬼子的時候,卻沒想到自己第一個想要槍斃的就是他自己。 \n他喊出一句話:“我不能成為日本人,不能對不起先烈們,我這就殺了這個小鬼子。”\n當槍口對準自己的時候,意外突發。 \n上海地下黨小組組長幽藍突然被捕,為了不讓先烈死在提籃橋監獄裡,東野溟利用這個身份救出幽藍。 \n同時他也發現
一曲賦江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