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品布衣

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“放虎歸山”

“伯烈,可有建議?”

“時局之下,堪不透常勝的藏兵處,我等只能水來土掩,兵來將擋。主公瞧著,若無意外,常勝會很快動手。”東方敬沉著聲音。

徐牧點頭。

“至於那兩枚棋子,已經多留無益。”

“已經是棄子了,主公可動手。”東方敬並沒有反對。

……

“怎的,這是要怎的?一下子變得這麼兇!”騎在馬上,此時的端木仇,滿臉都是倉皇。

一下子,四面八方的,都是衝出來的蜀人。

“四弟,大事不好!蜀人圍過來了!”同騎在側,吳真的臉龐,也變得焦急起來。

前兩三日,至少還有一口喘氣的時間。但到了現在,蜀人分明要不死不休了。瞧著這周圍,都是人影攢動。

“三哥,怎辦!現在怎辦!”端木仇驀然清醒,三四日的逃亡,約莫磨去了他的銳氣。

“三哥,我才十七之歲,並、並不願死啊!”

吳真聽得臉龐發苦。

他側過頭,看著身邊最後的三千餘騎。

“三哥啊,你這次一定要救我!”

吳真沉默了會,看著面前的義弟,露出溫和的笑容。全然不顧,耳畔邊傳來的廝殺之聲。

他的四弟十七,實際上,他也只虛長一歲。但不管如何,他都想做個好兄長。

那一年,在河北鄴州的忠義廟前,五個束髮少年,祭三牲,飲血酒,結為異性兄弟,誓要在這天下,幫助北渝一統江山。

“四弟,三哥便幫你最後一回吧。”

“三哥,快快救我!”

吳真冷靜點頭,“稍等一會,我會領著人去和蜀人廝殺。你見著機會,便立即垂去袍甲,再棄馬,先尋地方隱蔽。”

“三哥,這辦法好!”端木仇顫了顫身子,猶豫了下,“那三哥打贏蜀人後,記得來尋我一起回去,我會等著三哥的。”

“好……”吳真依然溫和,“切記,把身上的富貴物件也棄了,若遇著難民,便最好不過,混入其中避開蜀人的眼線。”

“好,我都聽三哥的!”

“去吧,四弟。”

端木仇沒有絲毫停留,甚至連頭都沒有回。

吳真微微垂頭,只隔了一會,再沒有任何猶豫,帶著最後三千餘騎,朝著四面八方圍來的蜀人,提刀怒吼殺去。

“跪降——”

不多時,魏小五同樣帶著人馬,從另一個方向殺出。

被圍得水洩不通的北渝軍,又無法發出衝鋒,並沒有多久的時間,臨近崩潰計程車氣,使得整支人馬,變得更加騷亂。

“速速投降!”

吳真怒吼抬刀,僅帶著身邊,最後的幾十個親衛,不要命地往魏小五的方向撲去。

“射箭——”

人馬未到,一撥箭矢射來。

吳真咳血棄刀,身子搖搖晃晃,直至“嘭”的一聲,倒在地上再也不動。

……

“主公,軍師,魏小五回來了。”

大宛關裡,徐牧和東方敬兩人,待回過頭,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,魏小五已經帶人回關。一隻手,還提著一顆血色人頭。

徐牧有些發怔,在這種圍勢下,按理來講,應該是兩顆人頭才對。莫不是出了什麼紕漏。

“主公放心,先前的這一支北渝騎營,幾乎被剿殺殆盡,前後幾輪,共繳兩千餘匹戰馬。此乃賊將吳真的頭顱。”

魏小五頓了頓,又有些苦澀地開口,“還請主公恕罪,敵將端木仇,不知所蹤。附近的位置,我都派人去尋了,但還沒尋到。但只要堵住周圍一帶,最多一兩日的時間,我亦有信心,揪出此人。”

“如何逃的?”

“問了一些降卒,說打起來的時候,是吳真在掩護其撤退。”

“難得。”徐牧點點頭。比起那端木仇,這老三吳真,倒是個血性兒郎。

東方敬站在一邊,想了想後開口,“主公,天意如此,不若,散出一道假情報,讓那棄子回北渝大營。有了假情報,便能混淆常勝的視聽。”

“軍師,端木仇是個賊子!不可放虎歸山!”

“他自然是個賊子。本事不大,卻又脾性乖張,我反而覺得,讓他回去北渝大營,說不得會是某種助力。”東方敬笑著開口,“再者說了,這一枚棄子,說不得能助我西蜀,矇蔽常勝的眼睛。”

對於東方敬,徐牧幾乎無條件的信任。誠如這位小軍師所言,端木仇雖算不得庸將,但終歸是我個無為之人。

另外,假情報的手段,並不難尋。左右不管真假,帶回去給了常勝,便能使其生疑,混淆視聽。

“伯烈,便按你說的去做。”

東方敬點頭,沉思了下,“至於吳真的頭顱,雖是忠勇,但各為其主,主公可用作竹竿挑起,激怒北渝大軍。我還是那句話,常勝肯定會藏著兵,我等現在要做的,便是使用一切助力。”

常勝的藏兵地,已經兩三日的時間,只可惜一直沒有情報。

另外,先前出城的弓狗,也同樣沒有回來。

還沒開打,已經有些撲朔迷離了。

“主公,既如此,你我無需再執著於常勝的藏兵地。便如他所想,助他裡應外合。到時,他急於夾攻之下,便會先暴露出奇兵。”

……

此時,在大宛關的後方,鯉州與定州的緩衝地。不同於鯉州外的平闊,在這一片緩衝地上,尚有不少的林子。

夜色暗下,四周圍死寂的世界中。約莫數十道的人影,正聚在隱蔽之處。

為首的,赫然是一位其貌不揚的村姑。

“小軍師的暗令,將要行攻城之舉。”村姑的聲音,一下子變得無比認真。

“蔣……蔣將軍,那我等要做什麼?”一個北渝的暗哨騎尉,明顯還不習慣,稱呼面前的村婦為將軍。

“形成夾攻之勢。”村婦沒有絲毫介意,繼續開口,“到時候,我北渝的正軍,會與西蜀廝殺。但同時,小軍師另安排了一支奇兵,趁著機會奇襲大宛關。我等要做的,便是混入大宛關中,裡應外合。”

“蔣將軍,要混入大宛關,並不容易。大宛關上,不僅有西蜀跛人,還有一眾的悍將,聽說連著西蜀王也到了關裡。”

“無需理會這些。到時,我自有辦法瞞天過海。”

小村婦的臉上,一時間,露出了肅殺的神情。

人氣小說推薦More+

大當家不好了
大當家不好了
小嘍囉:大當家,不好了,他們打進山來了。 林子然:慌什麼,穩住! 小嘍囉:那我們現在怎麼辦? 林子然:讓兄弟們趕緊收拾東西,我們立即走人! 小嘍嘍:我們跑? 林子然:不跑你還想咋地? 正經版:永昌四十八年,藩鎮混戰,民不聊生,這一年的秋天,青山鎮城外來了一個年輕人,他說:大恆該重新統一了! (雨天新書,一如既往的穩定更新,請諸位放心收藏閱讀)
雨天下雨
逼我當皇帝是吧
逼我當皇帝是吧
本來只想當個鹹魚王爺享受擺爛人生的,但你們非要逼我綠了皇帝?行,這把龍椅我坐定了,佛祖也留不住! 我說的!
張龍虎
封地一秒漲一兵,太后你該如何是好?
封地一秒漲一兵,太后你該如何是好?
嬴玄澤穿越為大瀛王朝時期的大將軍之子,然年輕的太后卸磨殺驢,剝奪了父親兵權,而他以及全家都被貶至窮困潦倒的西涼,美名其曰:授鎮西侯,封地西涼。 入西涼前,嬴玄澤覺醒系統,每過一秒增加1積分,積分可兌換人口、糧草、軍備、兵種、將軍、謀士等。 有了積分後,嬴玄澤逐一擁有張飛、關羽、霍去病、韓信等一眾歷史名將,張良、諸葛亮、郭嘉等一眾歷史有名的謀士......當嬴玄澤在西涼擁兵百萬,率領著魏武卒、虎豹
不會彈琴的南琴
首輔的屠戶悍妻
首輔的屠戶悍妻
【預收《被將軍巧取豪奪後》求收藏~】 姜椿寫了個美強慘角色一炮而紅,好不容易就要發家致富,卻不想意外來臨一命嗚呼。 好訊息是她重生了。 壞訊息是她穿進了自己寫的小說裡,成為美強慘男配宋時桉的原配妻子,一個貌美如花力拔山兮的殺豬女,最後因為紅杏出牆被浸豬籠死翹翹。 姜椿:“……”要不要這麼玩我?! 好在對自己寫的劇情滾瓜爛熟,再多出一個簽到金手指,嗯,有救!還有救! * 宋時桉一覺醒來,發現自己竟
風過水無痕
我,最強毒士,女帝直呼活閻王
我,最強毒士,女帝直呼活閻王
高陽穿越大乾,恰逢女帝登基,廣聚天下人才,於是以一介毒士,毛遂自薦! \n女帝:“當你親手滅了仇家全家,看著滿地屍體,卻突然發現屋裡還有一個孩子,你該如何是好?”\n高陽:“臣會說記住我的臉,下次見面,我就不手下留情了,接著轉身離開,再猛然回頭,大笑一聲,哈哈,小子我們又見面了!”\n女帝:“……”\n女帝:“眼下兩軍交戰,我軍卻爆發瘟疫,人心渙散,有何良計?”\n高陽:“我有一計,可用軍中投石
星星子